熊熊小说 > 红豆,相思,雪迷茫
+

第041章

2020-11-18    作者:都护老了    来源:www.1069xsw.com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八月流火经过了毕业后在家近一个月的狂吃猛睡,孟祥忠才发现自己没有长个反而长胖了。妈妈总是说多吃点多吃点长的棒棒的,身大力不亏参加工作就要一个人闯荡了,体格好不受欺负。

  一向严厉的亲的亲也每天不声不响的往回买好吃的,也不催他去单位报到,似乎舍不得他离开自己一样,看看离报到的最后日期没几天了,爸爸妈妈才默不做声的为他准备着行装。

  “这酒是给你铁的,有什么事多请教你铁,你还小别太任性。这条烟别自己抽,刚去报道逢人递棵烟,沟通感情又拉近距离。上班了不要显得小家子气,凡事退一步有好处没有坏处,知道了嘛?”孟宪古感觉自己有些老了,小时候不是一直在培养他独立闯荡的性格很久了吗,为什么此刻自己却是如此的放不下呢?想一想毕竟学校和单位是完全不同的环境,这孩子还不够圆滑。

  “这个床单和枕套你去的时候给你铁婶,说妈妈亲自给她挑的,可水灵了你铁婶一定喜欢,她就是喜欢打扮的跟个小媳妇似的。有事没事常往那里走走,有点眼力见多干点活不吃亏的,咱年轻不要惜力,赶明儿让你铁婶给你介绍个好姑娘,妈也就知足了。”杨梅说着说着不自觉的眼眶一酸,急忙回身抹去泪珠。

  孟祥忠感觉自己好像要上战场一样,怎么父母感觉这么悲伤呀。“妈,我本来想做一个很棒很棒的人,现在坏了吃成一个很胖很胖的人了,哪还有姑娘敢给你儿子呀”。孟祥忠调皮的开着玩笑,想调节一下这过于沉闷的气氛。

  “都是你爸,一个劲的往家买,他买了我能不做吗?好像舍不得给我儿子吃一样,找不到媳妇怨你爸”。杨梅破涕而笑,她忽然觉得自己太过悲伤了,儿子上班不是自己盼了很久的事情了吗?自己应该高兴呀,所以她把矛头指向了孟宪古。

  “哼,我儿子还找不到对象,恐怕那小林场没几个能配上我儿子的吧?儿子,咱可不能兑付哈不好的坚决不要”孟宪古也觉得应该有一个轻松的气氛。

  “哎呀,爸妈?林场我谁也不要,你们说啥呢?”孟祥忠觉得有些可笑,怎么一下子又转到对象上去了,在自己心中要找就找张小美,不过不是现在,要等自己有点出息能让张小美过上好日子的时候。

  “对,我儿子有出息,才不在那山沟找,要找个大城市的,找个比小美还漂亮的,看他老张还和我牛不牛,连姑爷都不敢叫了,好像我儿子配不上他女儿似的,哼”。孟宪古愤愤的说。孟祥忠笑了,他觉得自己的父亲真的老了,老年人才常思既往,这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要离开家的那两天,孟祥忠几乎每天晚上都陪爸爸喝两盅,告诉他自己以后一定争取返回城里,反正是一个局干好了就能调回来,调回来陪他们安度晚年。孟祥忠觉得自己在那两天似乎一下子成熟了不少,他感觉到了自己是父母将来的依靠,只有自己出息了父母才会更幸福,就是这种牵挂让他有了目标和前进的动力。

  通往沫沙河的国道道,在104路碑有一条岔道,就是铁石心来的时候走的那条道路。那是林场调运木材的专用道,林场的车基本上从哪里驶出,奔向乡镇和城市。

  而离沫沙河5里半的兴旺大队也有一条通往林场的土道,那是兴旺大队通往七宝小队的农用道路,七宝小队紧挨着沫沙河林场,分界的线只是一条街道东面是七宝小队西面是沫沙河林场。

  但是两个村落却有着和大的反差,林场的人根本看不上七宝的人,觉得他们和自己差一个档次,自己是工人阶级而他们是土老冒,能想象那个时候工人和农民的差距,那时候老人常说:铁饭碗就是比地垄沟找豆包强。

  孟祥忠下了火车赶汽车,当走下客车背着行李站在兴旺通往沫沙河的岔道口的时候,他才真实的感到自己将是这里的一份子了,这里是自己以后的家,几年几十年自己说不好,但是自己一定要干出个样来。

  孟祥忠的行李早就在上次铁石心去局里开会的时候捎过来了,而且铁石心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宿舍,就在场部的院里办公室后面的那趟砖房里。

  所以孟祥忠只是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兜拎着一只大皮箱,脚步匆匆的走在通往林场的土道上,这条路自己并不陌生,以前上学放假回家都是这么走。但是今天却觉得他是那么的漫长,也许和自己的心情有关,以前是着急回家看父母,而现在是要去哪里工作上班独立生活。

  左侧是成片的农田庄稼长得茁壮,右侧是大片的水湿地里面开满了各色的小花,叫声甜美的鸟儿落在水湿地里低矮的灌木上唱着婉转的歌,好一幅美丽的山水田园。

  偶尔有在地里忙碌的农民会好奇的挺起身注视他一下,然后又忙着自己的农活。好像是说这个人我不认识,还是干我的活吧。拐过一道弯过了一座桥,已经隐约能看到沫沙河林场的二层水楼子了,孟祥忠才感觉到有些兴奋,觉得有些尿急,站在那里掏出水枪准备放水浇灌庄稼。

  这泡尿孟祥忠憋了好久,刚才下车的时候由于感觉有点要天下雨,所以急着赶路才没有顾得上。现在看到林场已经离自己不远了,心情一放松反而有了难以忍受的感觉。望山跑死马其实孟祥忠也知道自己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看了看天好像自己的头上方已经露出了太阳的笑脸,应该多云转晴了吧。

  夏天衣服穿得少,被尿憋的极度膨胀的鸟儿,已经支的单薄的子隆气了高高的山包,不要说自己走路难受,就是被别人看见也怪难为情的,虽然看不见人影但是你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钻出个穆桂英呀。孟祥忠放下行囊解开腰带,掏出被燥热和内急折磨的大有怨气的男根,一阵急促的流水声冲出闸门落在毫无防备的野草上,带着骚哄哄的热气。

  一个闪电一个炸雷突然间好像这尿水引来了雨水一样,一滴两滴无数滴的雨水瞬间从天上掉了下来。“他妈的晴天下雨浇王八,老子还没结婚怎么也挨浇呀”孟祥忠一边嘟囔着一边抖动着手中的机关枪,希望他早点把子弹打完好提上子赶路。避雨是没有地方了,路边只有一两棵枝叶并不繁茂的山荆子树,可是打雷下雨天是不能去树下躲雨的,这是初中生都知道的问题。
阅读:674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