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在支付时间内确认支付显示的金额,否则无法及时到账!
 提醒:没有及时到账请留言订单号和金额,第一时间帮您处理!
女生小说 > 江之夏者
+

第三卷 第22章

2020-09-23    作者:天使有约    来源:www.9969xs.net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5月份,赵且弋和辛弥而办理了离婚手续。

  弥而家中作一团。她的爸爸妈妈要扫她出门。你看,他们当初的想法并不诚实。他们说过:“弥而啊,就算不结婚,至少得有个孩子吧。人啊,有了孩子,就不害怕变老了。”现在,他们却说:“赵且弋那么好,你不要?你非要和江夏在一起。江夏,有赵且弋好吗?”

  弥而问她妈妈:“过日子的人,是我。我自己挑个人,怎么就不行?江夏,怎么不好了?你们不是觉得她没出息吗?她书也出了,电视剧也拍了。怎么就比不上赵且弋了?如果江夏是个男人,你就不会说一个不了,是吗?”

  弥而又问她爸爸:“男人有那么好吗?那么好,你干嘛和我妈结婚,怎么不找个男人呢?”

  弥而爸爸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要的从来是乖巧的女儿,走着别人走完的人生,完整的人生拓印才够稳妥。弥而的妈妈倒还好。她去老年大学唱歌,认识了新朋友。她说到老了,才觉得女人好。如果老了,能和姐妹在一起生活,该多好。于是,战争双方变成弥而爸爸和妈妈。

  最后,弥而说:离婚后,孩子的姓改成“辛”。她爸爸突然就不作声了。他咳嗽了一声,说了一句他要好好给孩子取个名,就回书房去。

  孩子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漂亮可爱,会笑,会笑出银铃般的声音;会叫,会叫爷爷奶奶。他们一家人的关系,就变得有序温和起来。不过,还是跟我无关。

  6月份,剧本终稿敲定,我去青岛拿一笔尾款。我亲自去拿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见一面少一面。

  拿到钱的晚上,我送给澜老板一个Burberry的包。她喜欢Burberry,我一直记得。

  她看着我,笑着,说:“终于知道反哺啦?”

  她很开心,我看得出来。可是,有些话,我必须得说:“我不打算再写剧本了。”

  她放下包,捋了一把额前的刘海,问:“为什么?”

  我说:“弥而有了孩子,我得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和孩子。”

  她说:“你这是借口。”

  我说:“我其实并不喜欢写剧本。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写小说。原来,我知道写小说,会饿死。现在,我知道写剧本,心会死。”

  她说:“你是为了孙道儿。一定是。”

  我说:“也算是吧。总之,进了这个圈子,我得到很多,也失去很多。我不想再继续失去…… ”

  她递给我一支烟,给我点上,也自己点上。她说:“孙道儿还不知道吧?”

  我说:“是啊。你别告诉她。”

  她说:“你傻不傻?”

  我笑,说:“谁知道谁傻呢?”

  她一笑,继续抽烟。我本打算就这样离开的,可是澜老板告诉我:“孙道儿病倒了,你去看看吧。看一次,少一次了,不是吗?”

  我于是去看她。孙道儿把头发剪了,干净利落,毫无挂碍的模样。可是,眼神骗不了人。我喂她吃粥和水果,就像喂家里的宝宝。

  我问她:“长头发呢?”

  她说:“丢了。”

  我说:“长大了。”

  她甩甩头发说:“是啊,干净清爽,好像甩掉几斤肥膘一样。”

  她又跟我说去看过弥而,弥而老师胖了,不过会瘦下来。她那么爱美。我说是啊,她那么爱美,一定会的。

  她又问我:“胖了,又瘦了;头发短了,又长了。能一样吗?”

  我说:“重新开始,不好吗?”

  她说:“好啊。”

  她说得倔强又骄傲。我看着她,心中又无限不忍,不忍伤害她,不忍与她说再见。我伸手抱了抱她,可能这会是我对她的最后一次拥抱。孙道儿伸手也抱住我,我更紧地抱了她一下,在她的短发上轻轻一吻。

  我虽然固执地爱着长发,但孙道儿的短发依然美好。

  那一别大约有十一个月。

  在这十一个月里,我卖掉房子,筹到一笔钱,回了家,告诉我妈:“妈,我玩够了。回来继承家族企业了。你有吗?”

  我妈正在浇花,举起喷壶喷了我一脸水,说:“家族企业个大头鬼!没有企业,只有家。”

  我说:“妈,我想回家了。”

  我从没有那么可怜地看过我妈。我妈突然就不知所措。我走过去,抱抱她。她推了我一把,说我肉麻,又放下喷壶,说去准备好吃的给我。

  我就这样在家里住了一个月,被我老爸老妈贴心伺候。我姐又介绍我认识了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我们家做画框生意,有一个小作坊,我爸临退休前特地开出三个分店。我回来后,他就把一家店给了我。

  中秋节那天,我们从来没齐整地吃过一餐团圆饭。晚上,我和我爸都喝醉了。他搭着我的肩膀问:“怎么了?和我的漂亮儿媳妇掰啦?”

  我说:“怎么可能?孙女都给你生好了!”

  他吃惊地望着我,又大笑起来,说:“我和你妈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让我想想。”他又去抓我妈,问:“我们是怎么怀的这么一个人物!”

  我妈说他为老不尊。不理他。我看着他们的那份开心,心里无比感动。我是幸运的,母还算通达,没有繁殖压力。如果我不要脸,也就没有太多金钱上的压力。我只要放弃神上的追求,做一只快乐的猪。

  那天晚上喝太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第二天醒来,看见我姐坐在我床边,一直看着我。

  她看我醒来,就问:“孙道儿是谁?”

  我坐起来,说:“一个学生。现在在做演员。干嘛?”

  她说:“你昨天抱着我亲,叫我孙道儿。”

  我抓起被子,蒙头盖住自己。我姐隔着被子,戳了一下我的脑门,说:“你找女朋友,我不反对。可是,你要是来。我和妈都不会放过你。”

  我说:“我知道。”

  我姐说:“你要处理好和弥而的事。如果她要来这里,就要放弃一切。她放弃一切,和你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

  我拉下被子,看着我姐。她极其严肃认真地看着我。我点点头。这是我没有答应弥而要辞职的原因。

  我记得那天我们一起签字卖掉房子后,弥而坐在我的车里大哭,我抱着她。她说:“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啊。”

  我说:“还可以拥有更好的。”

  弥而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就是空落落的。你不是吗?”

  我说:“我不是。”

  弥而说:“你的心,早就不在这座城市了。”

  我看着她,说:‘无论她走过哪些城市,最后还是会回来找你。”

  她终于笑了。我抱住她,说:“我说过会买【言情小说网:ẃẃẃ.₉₉₆₉xs.net】更好的房子。”

  弥而问我:“江夏,你还爱我吗?”

  我说:“弥而,我永远爱你。”

  弥而说:“你会这样对别人说吗?”

  我说:“不会。”

  我并非一个好演员,只是被她驯服,说着让她开心快乐的情话。我告诉自己无论我的心里惦记着谁。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才是我最爱的人。

  而另一边,我就这样把孙道儿流放了,判她进入荒无人烟的凄凉之地,等待她的是孤清暗夜,也会有浩瀚繁星。

  弥而跟赵且弋要断了 一切。她对赵且弋说:“你是贡献了一颗子,而不意味着你就享有亲的身份。请你遵守我们的约定。”

  她挂断电话,侧身而眠。我从她的身后,轻轻揽住她。即便是不一样的身体,但仍像一只猫,一只小肥猫。

  在北京的那天,赵且弋跟我说:“跟你说实话,辛弥而接受我的提议,是因为不想花你的钱。她说你赚的每一分钱,都是用命用魂换来的。她接受我的建议,只是她做不到,我就给她备了药。这才是真相。”

  如果更年轻时,我会认定这是辛弥而与赵且弋合起伙来羞辱我。但现在不会。每当我想起赵且弋的这段话,我都觉得辛弥而的爱,像海洋,像宇宙,无论如何,我逃脱不去,也无法辜负。
阅读:119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