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在支付时间内确认支付显示的金额,否则无法及时到账!
 提醒:没有及时到账请留言订单号和金额,第一时间帮您处理!
女生小说 > 江之夏者
+

第三卷 第24章

2020-09-23    作者:天使有约    来源:m.9969xs.net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我开始跑工厂、设计图纸、在网上做推广,认识更多的人,喝更多的酒,去KTV唱更嗨的歌。我特别喜欢唱苦情歌,一贯就喜欢唱。狗血淋漓的旋律,唱得我声嘶力竭。唱累了,我就靠在沙发边缘。有个女生唱苏打绿的《好想你》,唱得很好听,把我唱哭了。她唱完了,我也默默哭完了,然后起身回家。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到处是(言情小说网:www.⑥⁹⑥⁹xs.Cc)豪车的引擎轰鸣。在这座繁荣的小城里,拥有全国最多的豪车。我的车,就是一辆拖拉机。我姐说换一辆吧,出去谈生意体面一点。我不舍得,因为这车里还有孙道儿的回忆。

  那个唱歌的女孩开着车子停在我身边,说要送我。我拒绝了。

  她说:“你刚才哭了。”

  我说:“关你什么事?”

  她说:“我也哭了。”

  我不理她。她跟过来开了一段,说:“想他,就去找他啊。”

  我说:“你怎么不去?”

  她说:“他已经不在了…… ”

  她说完,踩下油门,飞驰而去。我站在午夜的街头,冷风从四周蜷裹而来,我打了一个哆嗦,酒醒了一半。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把孙道儿电视剧找出来,看完她的部分,已经天亮。我合上电脑,睡了一会儿,又醒了。接着打开电脑,写了一篇评论,关于新人孙道儿。从她的学生时代写到今天,从她的舞台写到荧幕,我几乎将她做了最全面的剖析,或者说夸赞更为妥当。我又睡了一会儿,醒来又再读再改。直到我姐的电话打来,我才记得要去开店门。于是,我撒谎说病了,请假一天。

  下午,我姐就来看我,一看我在电脑前,就生气责备我偷懒。她开始痛诉母创业的历史,从老爸第一个到厂里、最后一个离开开始说,一直说到老爸为了开源节流,和老妈两个人一起装货卸货,甚至把厂里的废纸收集起来,每年卖不少钱。我无法辩驳她,只说下次不会了。其实,我不是偷懒。只是,不喜欢。我厌倦开门做生意的生活。我不喜欢与数字打交道,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我只喜欢写故事,只喜欢一个人随心所欲。我对钱的需求,并没有那么高,如果为了弥而,为了更为广阔自由的生活。

  人,总是容易处在矛盾之中。为了自由,我需要更多的钱;为了钱,我失去更多的自由,甚至自我。人和生活纠缠在一起,彼此折磨又彼此成就。

  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辛弥而。未来的我,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那天之后,我一直没打采的,提不起劲来。弥而偶尔会在周末来看我,不过是一个人。有时,为了不打扰家里人,我和她会住在酒店。

  她竟没有看出我的异样。大概是我掩饰得太好,或者是因为她关注着自己的高兴要与我分享。她说她爸爸终于松口了,叫我去她家过年。想起我们第一次说分开的夜晚,我一个人从医院里哭着走回家。那时候又年轻又热烈。我为弥而燃尽激情。如今这个消息,并不能给我带来多少喜悦。很多东西,错过最佳时机,得到了也并不觉得可贵。

  但是,我还是会去。准备礼物,去弥而家过除夕夜。

  弥而妈妈在厨房里忙,弥而在逗孩子,我和老爷子在客厅里聊天。他问我关于最新在拍的电视剧的情况,我大概做了介绍,再告诉他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进行到哪个程度,都是保密的。只知道,他们现在还在剧组拍戏。之后,我们又聊了些别的,东拉西扯。吃完年夜饭,我们一起看春晚。

  孩子跟奶奶睡了,我躺在弥而的床上——那张我曾千方百计、不知廉耻爬上的床。我抱着我睡过的枕头,闻到久违的气息。弥而递给我一杯牛奶,还有一个热水袋,朝我清浅一笑。她卸了妆,皮肤依然干净紧致,还是多年前的模样。她从来就是一个干净的人,饮食也好、思想也好。她的眼眸依然清澈,是我配不上她。

  她说:“怎么了?回忆重上心头?”

  我说:“是啊。第一次像个贼。”

  弥而白了我一眼,开始在房间里舒展身体,她好看的身体恢复如初,很快可以重新走上舞台。还会有无数追求她的人。弥而说有个男人在舞蹈教室门口堵了她好几次。有一次,她不得不打电话叫保安。那个男人是个有老婆孩子的人。

  我说:“男人们大概觉得离婚的女人有极大的生理需求,容易得手,也可轻易抛弃,简直毫无后顾之忧。他们多长了二两肉丁,就以为自己是女人的救世主。”

  弥而笑崩了,一下子就泄了气,坐在地板上。我也笑了。她嘘了一下,指指隔壁的老头老太。她起身后,又连续做了几个舒展,就上床来。冰冷的身子,就挨着我。江南的冬天特别冷,弥而说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伸手抱住她,暖着她。她说喜欢我,因为我的身体总是暖的。我亲吻她的额角,依然心疼她。

  弥而挨紧我,说:“我还记得我当时问过你和孙道儿是不是很熟。”

  我心里“咯噔”一声,说:“我不记得了。”

  弥而一笑,说:“你和她该是很熟了吧?”

  我说:“托你的福。”

  弥而说:“你那时说过让她替我做你的女朋友。”

  我难堪地笑着,说:“你还惦记着呢?人家可是大明星。我连你都养不好,从不惦记大明星。”

  弥而看着我,说:“你撒谎。孙道儿那时候就喜欢靠近你。她是个特别的女孩,一定会喜欢特别的你。大凡有些思想追求的人,都容易被你吸引。”

  我讨饶说:“你别说了。放过我吧。我是把自己追求到坑里去的那个人。”

  弥而说:“这是曲线救国。马二导演不就是先拼命拍商业电影,有了资本后就开始拍文艺片。文艺片是他的初心。”

  我笑,说:“这么多年走了另一条路,再回头重新开始,固然令人佩服;但决然不能成为大师。他这是又要钱又要名,还想名垂电影史。简直做梦。功力,是要时间磨砺的。差不了分秒。而他,早已经坏了。”

  是的,我也已经坏了。

  弥而说:“对于创作者来说,每一种经历都有价值。你说的。”

  我看着她,多好的女人啊。是我配不上她。
阅读:857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