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 正月十五放烟火
+

十五 腊月初八 相惜

2020-10-23    作者:GQQ    来源:www.9969xs.com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老林老爷还在世时,就有腊八舍粥的传统,其子林老爷也沿袭了这一传统。虽然既缺粮又逢世,可丁有龙还是提前叮嘱灶房要在腊八舍粥。

  初七晚上,张厨子就张罗着早早泡上了一大锅大米小米江米玉米和几种豆子花生。今年受灾又赶上鬼子征粮,粮库里真没剩下啥好东西,就有点红枣和桂圆,也早干透了、干巴巴的小了几圈。张厨子没舍得放,还留着给姑爷小姐补身子呢。他在林家也几十年了,是看着姑爷和小姐长大的。林家待他不薄,因为他身体不行干不了农活又当不了伙计,才进了灶房打下手,老厨子过世他就升成了厨子。

  初八一早张厨子就支起大锅开始熬粥。天一直着,似乎是憋着一场雪。寒的天气让若男的脑袋和后背疼得蜷缩在炕上。丁有龙和大春子带着三货偷偷从暗道出去,去以前的老窑里面捡煤去了。中午张厨子端了个小砂锅进了里院若男的西厢房,他把小砂锅放在炕边的炉子上,嘱咐招娣:

  “勤搅着些,里面搁了红枣和桂圆,别熬糊了糟蹋了好东西。”

  招娣赶紧答应,她站在炉边时不时拿个勺子搅乎一下。腊八粥已经黏稠软烂,满屋子飘着江米红枣的香气。招娣看若男一直闭眼睡着,她把砂锅搁到炉子一边温着,打开一个小布包袱翻检出一些碎布头想给若男做副鞋垫。入冬了,若男的手脚愈发冰凉。招娣拿起若男的鞋子在布头上比划裁剪、开始作活。

  午后,天上飘起了小雪花。招娣放下手里的针线活看看窗外,目光不由地又落在了若男身上。这几天她住进若男的屋里,一心想着好好服侍这个人。可若男根本不像个大小姐的样子,做任何事都亲力亲为,白天基本没啥使唤她的地方。她还是照样去灶房帮忙、去瞧瞧四婶子。只有在夜里,若男因为伤痛夜夜都睡不了囫囵觉,才会和她说会儿话或是要她倒杯茶。

  招娣满心心疼地看着这个人,此时的若男正背朝她躺着,手上还拿着一本打开的书。招娣不识字可是敬佩识字的人,尤其是识字的女娃。她也说不清楚为啥,这些日子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若男,好像是白天没看够似的,晚上睡着了,若男还会到她的梦里……想到这些,招娣的脸有点发烫。

  炕上的若男动了动、像是要醒了。招娣忙放下手里的活计,去扶她起来,她把被子垫高、好让若男靠得舒服一点。

  “好香呀。”若男说。

  招娣笑着去炉边盛了一碗腊八粥,递给她。若男急着要吃可烫得无从下,招娣笑着盘腿坐到跟前,接过粥碗举高了边轻轻吹着热气边用勺子翻搅。

  “你吃了没?”若男问。

  “等你吃完了,我去前院的灶房吃。”

  “别去了,就跟我在这儿吃吧,我吃不了那么多的。”

  听了若男的话,招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脸也更红了。若男看着近在咫尺的招娣突然发现她的两边脸又红又肿。

  “又挨打了?”若男问。

  招娣脸上的笑意消失,她不说话。

  “又为了啥?” 若男继续问。

  这些日子招娣白天夜里都在若男屋里,让林福全心里很不高兴。早起他见着丁有龙时,就不咸不淡地甩了句闲话:

  “白捡招娣这么个便宜丫鬟,这工钱咋算咧?”

  丁有龙最烦林福全这张总爱挑事的破,他冷冷地说:

  “招娣把若男推倒、磕了一地的血咋算?若男拦下招娣、救了她一命咋算?多想想别人的好!要没若男,你那个疯婆姨就跟四婶子一样真疯咧!”

  丁有龙说完背着手走了,林福全被丁管家一顿训侃心里窝火,正看见在灶房里帮忙的招娣,他不由分说就把她拽回自己屋里炕上,也不顾帘子那边有没有人,就去扯招娣的棉袄。招娣吓得一脚把他踹到炕下。

  林福全顿时火冒三丈,他爬上炕骑到招娣身上,边打边骂:

  “反了你!成亲两三年都不下蛋,还敢打起你男人咧!”

  招娣只是不出声,两手抱头躲着,直到帘子另一头传来几声重重的咳嗽声,林福全才住了手,招娣见他不动,立即下炕跑了。她特意又洗了脸重梳了头。

  可没想到,此刻还是被若男看出来了。

  “还能为啥?为我怀不上!”招娣说着叹了口气。

  “就为这?可这、这也不是你的错呀,能不能怀上是夫妻两个人的事!”若男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懂个啥!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连亲都没成咧!”招娣忍不住笑了。

  “谁说的,没成亲就是黄花大闺女了?”若男似笑非笑地看着招娣说。

  “哎呀!越扯越远咧!可不能自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咧!”招娣反应了片刻才说。

  若男看着招娣、无奈地微微摇头,她想了一阵儿接着说:

  “我说的是真的、是医学知识,能不能怀上、怀的是男娃还是女娃,这都不是婆姨一个人的事,是两口子共同的事!以后别再因为这事让他打你……招娣呀,你留的指甲是干啥用的,就是专为了抓我脸的?”

  招娣认真地听着、等听到若男最后的打趣,脸立即红到了耳根。

  “那、那还敢去抓自家男人的脸?”

  招娣小声回嘴,她把粥碗塞回到若男手里,低头不再说话。若男听了叹口气、端起碗一勺一勺静静地吃着。

  “若男,你咋懂得那么多咧?”好半天招娣才低声说道,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崇拜。

  “……读书、还有思考。”若男说。

  “嗯……要念书、还要瞎琢磨。”招娣边点头边磨叨。

  若男噗嗤笑出了声:“也……差不多吧。”她看着对面那张粉脸上低垂的杏仁眼,和那对红透了的小耳朵,耳垂上的耳洞空空的。

  “招娣,你有耳洞,怎么没见你戴耳环?”

  “成亲时,婆家给打了一副金耳环,我弟弟成亲时给他当聘礼了。”招娣有些失落地说。

  “弟弟都成亲了……你多大了?招娣。”

  “虚岁21咧,属马的。若男,你多大?”

  “你比我还小两岁!我属猴的。”

  若男有些意外,心底更觉得招娣挨打可怜。她放下粥碗、摸出枕下的钥匙就要转身开炕柜,转身猛了牵扯到肩上的伤,不禁“嘶”地低叫一声。

  “你要拿啥?我帮你拿。”招娣忙说。

  若男小心地靠回被子上,把钥匙递给招娣:“炕柜里,那个红绸小包袱给我。”

  招娣接了钥匙打开炕柜,取了红绸小包袱放在她腿上。若男打开包袱,里面是个巴掌大的红漆木盒和一把短竹笛。她先是摩挲了一阵竹笛然后才打开红漆盒,最上面是一张两吋的白小照片,照片上是两个穿着月白褂子的女学生头挨着头甜甜地微笑。若男拿着照片、久久凝视不说话。招娣也不敢出声打搅、只是凑过去一起看。

  左边的女学生是若男,那时的她还留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子垂在胸前。右边是个脸蛋圆圆笑容甜美的女学生,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形,和若男留着一样的发型。

  很久之后,若男叹一口气收起照片。她没有把照片放回去,而是用手帕包好收进了自己贴身中衣的口袋里。红漆盒里有个绒布包,若男打开,有几副耳环、耳坠和几个戒指。她挑了一副红宝石的耳坠在招娣耳朵边上比划。招娣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她。

  “这、这可使不得……若男。”招娣小声说

  “这些都是我娘生前戴过的,你别嫌弃。”

  若男说着捏着一个耳坠、把坠子上的银钩子穿进招娣的耳洞里,长久不戴东西,耳洞已经长合上。这一穿,立即涌出一颗血珠,招娣疼得一哆嗦。

  若男随即凑过去、张嘴含住招娣的耳垂,她用舌尖轻轻舔舐吸吮那个流血的耳洞,招娣全身一阵阵战栗、不住地发抖。片刻若男松开嘴,她捏住招娣的另一只耳垂,拇指食指稍用力捻揉一会儿,然后迅速把另一个耳坠上的银钩子穿进耳洞,这次既没流血也没怎么疼。

  若男捧着招娣的脸满意地左右看着,突然招娣一把抱住若男,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她哭着说:

  “若、若男,我这辈子……没人对我这么好过……我娘我姐都没这么对我……呜呜……”

  若男也回抱住招娣,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

  “以后别再让那个人打你了,能反抗就反抗,不能……不能就到我这儿来。”

  “……嗯,若男、若男……呜呜”招娣紧紧的抱着若男、畅快地大哭着。

  下午,屋外已经一片银白,天上飘下的小雪花成了大雪片。若男半卧在炕上望着窗外飞舞的雪片发呆,招娣盘腿坐在炕角接着做她的鞋垫,两眼却是不错眼珠地盯着若男。她在想若男贴身口袋里的那张照片,她想问若男那个女学生是谁,可又不敢开口问。

  突然院里传来一阵风铃声。若男立即从炕上弹起来,她匆匆套上棉袄棉,招娣已经下炕穿好鞋,若男的鞋一直在炉子边上烘着。她仔细地给若男穿好鞋,若男只是感激地看她一眼,来不及多说话就跑了出去。

  孙墨海已经先她一步到了戏楼下的大屋,两人合力移开那个大柜子。

  最先出来的是大春子、接着是三货,他们每人背上都背着一筐煤渣子。接着出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黄皮军装的小鬼子!若男和孙墨海都惊得不由后退了几步,跟在后面进来的招娣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穿军装的鬼子,也吓得捂上了自己的嘴。最后出来的是丁有龙,他卸下背上的煤筐,和大春子一起把门关上,合上砖墙、把大柜子复位。

  大春子早吩咐三货去取了粗麻绳来。大春子把小鬼子手上的绳子解开、双手背后用粗麻绳结结实实地捆了,又把他双脚也捆了。

  “老窑边上遇到的。”捆完了,大春子说。

  “咋留了活口?还带回来咧?”孙墨海小声说,给炮楼送过几次饭后,他的胆识已经今非昔比。

  “遇到的是两个,结果了一个,身上绑上大石头沉黄河里咧!就这个……这个,我们都下不去手。”丁有龙边比划边说。

  若男和孙墨海蹲下身子凑过去,这个小鬼子眼睛上蒙着从他军装上撕下的布条,嘴里也塞着布条,一直抽抽噎噎地哭着。稚嫩的脸上有几颗青春痘,嘴唇上面刚长出一层细密的绒毛。仔细看过,两人对视一眼明白了,这个小鬼子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还是个娃娃咧。”孙墨海说。

  “就是咧,看我们干掉了那个,他就开始哭、哭了一路,一直哭到现在。”大春子发愁地说。

  丁有龙从一个煤筐里拿出两个军用包搁在桌上,若男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有干粮、几支笔、笔记本、卷尺、指南针和地质锤。

  “是勘测兵。”若男说。

  她打开一个笔记本,里面绘制着不少山川河流和等高线地形图,还有大量的文字,其中有一些是汉字:宝藏、煤、树、铁矿等等。

  若男把笔记本摊开放在桌子中央,说:“都看看吧。”

  几个人围拢过去。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觊觎我国土,由来已久!”孙先生仰天长叹。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此时,招娣和张厨子抱着一摞碗和一大盆腊八粥进来。两人看一屋子人都不出声,他们也没敢说话。大家沉默地吃着粥,招娣看一眼地上那个鬼子,又看看若男。若男微微摇头,示意她别管鬼子。

  刚吃完,一个小伙计匆匆跑进来。

  “那个四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把大刀要去炮楼报仇,伙计们都躲大刀就没拦住,让他跑出院门咧!”

  “这个不省心的货!”丁有龙拍桌子说,却见旁边的大春子早就蹿了出去。
阅读:542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