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 正月十五放烟火
+

十九 除夕 挺身而出

2020-11-09    作者:GQQ    来源:www.1069xsw.com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若男平静地回答出“我”后,人群中静默片刻,随即爆发出一连串的啧啧声。

  “这、这、这是真的?”

  “林家大小姐要去炮楼?真的要自己去炮楼?”

  “这是要去送死咧?”

  ……

  “别害怕了,回去休息吧。”若男又对那几个哭着的女人说了一遍,此时她们都忘记了哭、只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林家大小姐,头发剪这么短没有个女娃儿的样子。这个人打扮怪怪的、做事也是怪怪的,那小日本的炮楼能是好好的黄花大闺女去的?

  若男不再看这些人,转身回了里院,招娣赶紧跟上。人们看若男一走,立即开始议论起来。

  “她是当真的?”

  “这林家大小姐怕是个缺心眼儿吧?”

  “她不会是骗咱们咧?”

  ……

  无话可说,丁有龙孙墨海也沉默着进了里院。

  “可闭吧,人家女娃儿是要救咱们咧!”人群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像是打了众人的脸,大家不再说话,都回了各自屋里。

  整整一宿,招娣都没合眼,她抱膝坐在炕边一眼不眨地盯着炕里的若男。若男手里握着那根竹笛闭着眼睛侧身躺在炕上,招娣知道她没有睡着,这种处境里搁谁都不会睡着的。可是招娣不敢惊扰若男。

  大年三十的早上,院子里异常地安静,招娣和若男竟然都在天快亮时沉沉睡了过去。她们再一睁眼时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上,前院传来阵阵喧闹声。若男一激灵坐起来、穿鞋跑了出去,招娣也急忙跟出去。

  前院中央站着的竟是疯了多日的四婶和四,两人都意外地穿得干干净净,像是真的要过年的样子。四一手扯着四婶的袖子一手拎着那把砍死过小鬼子的大刀,谁挡了他的路他就把大刀举起来对着谁。

  “四、四,这是干啥咧?”一个胆大的后生问道。

  “喜事!喜从天降咧!”四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嗓子。

  “快围住他!”丁有龙招呼林家的伙计。

  几个伙计还有几个愣头青后生把四团团围住,可四叔挥舞着的大刀片子让他们不能靠得太近。

  “别拦!这是喜事!喜从天降咧!”四叔又吼一嗓子。

  “四婶!”跑进前院的若男喊了一声。

  四婶回头看了她一眼,可是目光浑浊而呆滞,似乎是穿过了她在看远方。

  “四叔!”若男又喊一声。

  四叔也看向他,熟悉的目光和那天在她屋外看到炸药时一模一样,若男不禁一怔。

  “喜事,喜从天降咧,你说的。”四叔说。

  “嗯,喜事,我说的。”若男不禁点点头。

  四叔随即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扯着四婶的袖子,一边挥舞大刀一边朝院外走去。

  “走咧走咧!喜事喜事!”四叔边走边喊,围着他两人的人们被逼得一步一步往后退。

  一直愣怔的若男突然大喊一声:

  “四叔!你别去!让孙先生陪四婶去,你在家等,好不好?”

  她说完立即向孙墨海使个眼色,孙墨海随即会意,说:

  “就是咧,我呆会儿正好要给炮楼的鬼子送饭咧,我去送他四婶子就行。”

  丁有龙也马上会意,他赶紧招呼灶房的张厨子准备饭食装上了小推车。若男走到四婶身边,仔细地给她系好领扣、轻轻掸去棉袄上的尘土,又蹲下把她棉上的尘土也拍打掉,看似是在给四婶整理衣服,实际上是上下摸排了一遍,确定身上确实是什么都没有。若男对孙墨海说:

  “先生,小心些,走吧。”

  孙墨海推起准备好的小推车,和四婶相跟着出了院门、朝鬼子的炮楼缓缓走去。

  “大大,找几个伙计看紧四叔,千万不敢出岔子,要是让炮楼里的鬼子看见他提着大刀出去,指定被打死!”若男嘱咐完丁有龙就快步跑回了里院,目睹了全部过程的招娣紧跟在若男身后。

  “这、这是四婶子要去咧?”

  “这两口子是真疯假疯?”

  ……

  留下身后一阵阵的小声议论。

  若男跑回里院直奔二楼戏台。招娣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赶忙去烧水灌了个汤婆子,又带上那件老皮袄给戏台上的若男送去。大年三十的中午,若男在呼啸的西北风中密切地观察着小鬼子的炮楼。小窗户后面的鬼子一直没有离岗,大概半个时辰后,若男看到孙先生推着空车从炮楼里出来,她的目光追随着他颤颤巍巍地推着小车回了林家大院。

  孙墨海一进到里院就寻若男,在院里放哨的招娣指指二楼戏台。丁有龙也跟了进来,他和孙墨海嘀咕了一阵儿,自己上了戏楼。丁有龙爬到若男跟前,说:

  “若男,我换你,你回屋暖和一会儿。”

  “不,我要在这儿盯着——现在在炮楼里的本应该是我!”若男说。

  丁有龙在心里重重地叹一口气,他想了想说:

  “刚才孙先生说,小鬼子没有搜四婶的身就直接让她上去了,孙先生还说,鬼子又让他把所有的饭食都试吃了一遍,狗日的小鬼子太了!”

  “他们就是心虚害怕!”若男说。

  “也是咧,跑别人家地界里……”

  “大大!”若男突然小声惊呼。

  “咋咧?”丁有龙赶忙问。

  “又有小鬼子要去炮楼。”

  若男把望远镜递给丁有龙,丁有龙小心地隐蔽在大柱子后面,用望远镜搜寻着。只见一小纵队日本鬼子都背着枪,大约十多个人正跑步前进,很快他们就跑到炮楼跟前都进了炮楼。

  “可惜咧……”

  丁有龙不禁感叹。若男和他想到了一处,这要是她去了,这次能炸死多少鬼子啊!

  “没关系,至少四婶给咱们争取了时间,咱们可以准备地更充分些。”片刻之后,若男若有所思地说。

  一直到天色渐暗,才看到有鬼子从炮楼出来,他们还是排成纵队,不过这次没有跑步,而是慢悠悠地走着,身上的枪也是歪歪斜斜地背着。望远镜后面,若男目光冷冷地看着这帮鬼子,想象他们刚刚经历了怎样的龌龊狂欢。

  “这要是在路上给鬼子来一次伏击……”一旁的丁有龙小声说。

  “四叔看紧了吧?”若男突然问。

  “三货四货盯着咧,大刀也给他藏起来咧。”丁有龙答。

  “……四婶恐怕是回不来了……四婶还是疯了的好。”若男放下望远镜说。

  今年的除夕夜是个安静的年夜,在往年鞭炮早放起来的钟点,人们只是在自己屋里安静地守岁。丁有龙孙墨海和林若男在戏台下的大屋里坐着,招娣怕若男冷,特意给屋里生了个火盆又给她灌了个热乎乎的汤婆子。

  “该合计的也都合计咧,小鬼子这次得了逞又能消停一阵子咧。”丁有龙边抽旱烟边说。

  “这次四婶子去至少能麻痹小鬼子,等咱们行事的时候得手的把握还大些咧。”孙墨海说。

  若男沉默地点点头。

  “若男,别熬煎咧,歇息去吧。”丁有龙说。

  招娣早发现若男一个劲地皱眉,知道她又在犯头疼,一听丁有龙这么说就赶紧扶起来若男回了屋。招娣把若男扶上炕就熟练地点上烟枪、递到若男手里,若男什么都没有说闭眼吸起来。招娣给若男盖好被子、坐在旁边看着她发呆。这一天里大悲大喜的、世事难料,本以为若男就要去炮楼送死,没想到四婶四叔挺身而出。前院的人都在议论那两口子是真疯假疯,招娣觉得他们没有疯,他们和她的若男一样是在“舍生取义”,就像她小时候听的盲眼说书人讲的评书里的大英雄一样,若男说过,舍生取义不分男女。

  第二天大年初一的上午,前院的男男女女涌进里院,大人娃娃里都嚷嚷着“过年好!过年好!”他们进了最里面的大屋却一下子愣住了,林家大小姐坐在屋子中央,后面墙上挂着林老爷和大春子的白照片。

  林若男身边的长条案上放着一摞大红纸包着的红包,这是若男让招娣一大早起来剪好包好的。若男让丁有龙抱来钱匣子,她分好份子让招娣用红纸一一包好。丁有龙和招娣看着若男分的钱,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这哪里是包红包,这分明是要散家财呀!招娣不敢出声,丁有龙看着若男平静的脸也没有说话。

  “过年好!过年好!”

  若男一边微笑回应着一边给前来拜年的人们派发红包,大年初一发红包也是老林老爷在世时留下来的规矩。

  “哎呀!”

  “哎呀!”

  “咋这多咧?”

  随着人们拆红包的声音,人群中发出越来越多的惊叹声。领了红包的大人里有人拽过自己的娃娃摁在地上给墙上的两张照片磕头,立即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效仿。若男让丁有龙继续发红包,自己来到院里,她看到四叔正仰头看着天。

  “四叔,过年好!”若男说。

  四叔略显呆滞的目光从天上缓缓移向若男。

  “喜从天降咧?我咋看不见?”

  若男一阵心酸,看着这个牺牲了四婶救下自己的长辈,她想了想说:

  “会有喜事的,是你想要的大喜事!我保证!四叔你再等等。”

  “真的?那就好,那就好……喜从天降咧!”

  四叔随即欢喜地在院子里跑起来。若男心情沉重地转开目光,正看到林福全已经领了红包凑到招娣跟前。

  “你啥时候回家,就是个丫鬟也有回家探亲的时候咧!”林福全说。

  招娣低头不说话,她在心里说,“我想一辈子都跟着若男。”

  “你老不回家可不行!你当的还是个没有工钱的丫鬟!”林福全说着已经伸手攥住了招娣的手腕暗自使力。

  招娣忍着疼咬着嘴唇不出声。林福全突然觉得有人戳了戳他后腰,回头一看是林若男,正拿着一个红包戳他。

  “大、大小姐?”对这个古怪凌厉的林家大小姐,林福全是有点害怕的。

  “你先回去。”林若男沉着脸说。

  林福全想了一下,接过红包回了前院。若男回了自己屋里,招娣赶紧跟上。若男抓过招娣的胳膊撸起棉袄袖子一看,手腕上已经是一圈红印子。

  “没事,不疼的。”招娣小声说,若男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人。

  “招娣,我给你的红宝石耳坠子怎么不见你戴呢?”

  “我带着,我一直都贴身带着。”招娣边说边急忙从腋下最里面的口袋里取出一个手帕包,“我怕林福全看见,让他给抢走。”

  若男打开手帕取出那两个耳坠、给招娣戴上。

  “戴着吧,他不敢抢。”

  招娣一动不动地听凭若男给自己戴上耳坠,她只是不眨眼睛地盯着面前的这个人。

  “招娣,我没给你准备红包,你等一下。”若男说着脱鞋上炕,她打开炕柜取出那个红漆盒。

  “喏,就把这些给你吧。”

  招娣说不出一句整话,眼前却已经是一片泪雾。

  你这是要干啥?是要料理后事?

  “不,我不要!”这是招娣第一次对若男说出“不”字,招娣把两手背在身后倒退几步跑出了屋。若男发了一会儿愣,叹口气把红漆盒搁回炕柜,但是没有再上锁。
阅读:980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