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 正月十五放烟火
+

二十一 正月十五放烟火

2020-11-09    作者:GQQ    来源:www.9969xs.net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正月十五早上,两人几乎一夜都没睡着。招娣服侍若男梳洗穿戴整齐,她看着若男把那张合影小照放进贴身中衣的口袋,随后套上那件绣着粉红色牡丹的坎肩。一早,丁有龙就把炸药都装进了坎肩的内袋里。招娣小心地帮她套上、给她系好扣子、整理服帖,最后给她套上一件深红色的棉袄。

  丁有龙和孙墨海已经在戏楼下的大屋等着若男,长条案几上放着一坛子酒和三个空碗。

  “这高粱酒还是老爷在世时存下的,想着是给若男大春子成亲用的。”丁有龙看着那坛酒感慨。

  招娣看他们三人都已经坐好,就打开那坛子酒给每人都倒满了一碗。孙墨海站起来,招娣看他腰间似乎也系了东西,不像平常那样瘦削。孙墨海举起酒碗对若男说:

  “若男,别看这里你最小、又是女流之辈,为师却要先敬你一碗——要是放在过去,你这样的壮举都能载入《烈女传》咧!”

  若男赶忙站起来,她也平举酒碗说:

  “先生说啥话呢,先生才是英雄!先生虽是一介书生,却可谓是有勇有谋、有胆有识……”

  孙墨海摆手制止,说:

  “你这个女娃儿,从前就爱拿为师取笑逗乐,咋到这时候还不改性子?”

  若男莞尔一笑,说:

  “先生,若男这次说的可是真心话!若男敬先生!”说着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孙墨海眼睛有些湿,也把碗里的酒喝了。一旁的招娣赶紧又给他们倒满。若男举起酒碗,转向丁有龙说:

  “大大,从小我就跟你没大没小没有个小辈的样子,其实在我心底里最佩服的人就是你,大大一直是我心中的大英雄!这碗酒若男敬大大!”若男说完又是一饮而尽。

  年轻时闯过江湖、火里来水里去的丁有龙此时却是一片柔情,他不胜唏嘘地说:

  “若男呀,大大没用!大大没有守住林家、没有护住大春子,现在连你也护不住咧,大大是真没用!现在能做的就是陪你走完这最后一程路,等到了那边,大大还是守着你!守着你们林家!”丁有龙说完喝干了碗里的酒,他不等招娣倒酒就拿过她怀里的酒坛子又给三个空碗倒满了酒。

  “来、来,这碗酒咱们互相打个气!黄泉路上好作伴咧!”丁有龙说。

  “祝我们这次行动成功!能多炸死几个小鬼子!就像四说的,喜从天降!”林若男说。

  “我这辈子一生不得志,老觉得壮志未酬,没想到死却能死得这么轰轰烈烈!值咧!”孙墨海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腰间。

  三个人谈笑风生地举起碗碰在一起,各自喝干了碗里的酒。一旁的招娣看着三个人都是笑嘻嘻的样子有些怔住了,可她留心看,还是看出了若男从头至尾手都一直在微微颤抖。

  “都准备好咧?照咱们之前合计好的,孙先生跟若男装上炸药进炮楼;我带几个伙计守在咱院门里,听到动静就往炮楼里冲,要有鬼子跑出来就打死;三货四货带几个伙计在夜里就去守在进村路口的避雨窑里咧,要是鬼子有增援,就在那儿打狗日的一个伏击!”

  “好!”

  “好!”

  孙墨海林若男都点头附和。招娣看一眼院子,院里廊下站着几个伙计,手里的步枪都用土皂布裹了起来,远远看去像是拿了个农具。

  “那就……”丁有龙说。

  “等一下?”招娣看一眼若男说。

  “时间来得及吧?”若男转向丁有龙问。

  “还早咧!要等灶房装好饭食。”丁有龙说。

  招娣扯着若男的袖子把她拉回若男的屋里,招娣利索地点上烟枪递给若男。

  “我看你手一直抖咧,吸一口?”

  若男脸微微红了,她接过烟枪说:

  “也好。别在关键时刻犯头疼,到时候晕倒就坏大事了。”

  院子里,丁有龙朝林家坟地的方向拜了拜,心里默默祈祷:

  老老爷、老爷、大春子,保佑咱们这次的行动成功吧!成功了,你们在那边敲锣打鼓来迎我们!

  孙墨海回自己屋又套了件对襟绸缎罩褂出来,这是他作为读书人最后的一次体面。罩褂一遮,腰间的玄机也看不出来了。

  若男屋里,攒足了神的若男手握竹笛正要开门出屋,被招娣一把从身后抱住。招娣不说话、把脸埋进若男脖颈间,若男也不说话。招娣取下自己耳朵上的一只红宝石耳坠,戴在若男空着的一只耳洞上,然后凑近了轻轻亲吻那只耳垂。时间静止在这一刻,若男作一个深呼吸、开门出屋。

  丁有龙和孙墨海已经等在院门口,若男跟在两人身后穿过二进院、来到前院。前院里站满了人,他们看到三人出来,都默默退后让出一条路来。张厨子端了个托盘从灶房出来,托盘上是三碗冒着热气的元宵。他用灶房里仅剩的一点糯米连夜磨成糯米粉、用红豆糖拌馅,滚了几十个元宵。丁有龙、孙墨海和林若男每人端起一碗,丁有龙和孙墨海几口就吃完了,张厨子一边用袖口擦泪一边收了碗。若男没有胃口、只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汤,她看到旁边一个女人怀里抱着的孩子盯着她的碗、直咽口水,就笑着把手里的碗递给了那个女人。

  装好饭食的小推车已经准备妥当,孙墨海推起小推车、若男跟在旁边,伙计打开大门,两人出了林家大院。丁有龙和伙计们立即钻进几个院墙后的暗哨里,透过小小的瞭望口观察不远处的炮楼。院里的人们躲在大门后面、从门缝里往外看。

  走在路上的若男把那根竹笛放在唇边,寂静的村子里随即想起清亮悠扬的笛声。招娣听到笛声浑身一颤,她挤开人群、快步跑回里院。招娣手脚并用爬上二楼戏台的木制楼梯、猫腰跑到那根柱子后面。狗皮褥子还在原地,若男常靠的柱子那一侧,已经被磨出干净光滑的一块。招娣像往常若男那样靠在柱子上、用脸颊轻轻磨蹭着虽然斑驳却格外光滑的柱面,似乎依然能感受到那个人的气息。若男常用的那个望远镜就放在柱子旁,招娣拿起望远镜找寻村路上那个熟悉的瘦削身影。耳边回响着婉转的笛声、镜头中锁定缓缓走着的若男,快走到炮楼门口时,若男放下笛子、徐徐回头。

  招娣的心立刻开始狂跳,她清楚地看到若男在笑着朝她挥手,一侧耳朵下的小红点也随着挥手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若男,若男……”招娣轻声呢喃着。

  镜头中,若男已经回头、和孙墨海一前一后消失在炮楼的门后。招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她焦急地等待着。可是却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她既怕听到爆炸声早早响起,又怕爆炸声迟迟不响——那若男就真是遭罪咧!招娣在等待的煎熬中已经抖成一团、心口疼得厉害,她后悔没有跟若男一起去,这种牵肠挂肚、痛彻心扉的担忧也快要了她的命。招娣放下望远镜、爬到楼梯口下楼。她踉踉跄跄地跑回若男的屋子,上炕打开炕柜找到那只手枪。她不能再等了,她要去救若男。

  招娣提枪刚跑到院里,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大地都随之震动。招娣一个不稳、摔倒在地,紧接着传来第二声巨响,她看向炮楼方向,一股股色的浓烟翻滚着升腾到空中。这比历年正月十五放的烟火动静都要大得多!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寒冷的冬季竟然感觉到一阵阵热浪带来的暖意。招娣支起身子看着那股浓烟,浓烟不断翻滚升腾、像是不断开出的墨色烟花。烟花颜色渐渐变浅,最上面翻滚出一朵白色的烟雾,看上去就像是若男坎肩上的那朵粉色大牡丹花正在绽放,招娣痴痴地看着、眼泪不断地淌下来。

  若男,那、那就是你?你再也不会头疼、再也不会觉得冷了吧?

  炮楼方向传来小鬼子鬼哭狼嚎的叫喊声,丁有龙早已经打开院门、领着几个伙计冲了出去。

  “看见活的就开枪!”丁有龙大吼一声。

  招娣回过神来,她从地上站起来,用手背蹭去眼角的泪,拎着枪跑出院外跑向炮楼。

  若男,等等我。到了我给你报仇的时候咧!

  全文完
阅读:722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