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 正月十五放烟火
+

十八 大年三十前 红坎肩

2020-10-23    作者:GQQ    来源:www.6969xs.cc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眼见这个几次救了自己的人、这个时时牵动心头、夜夜入梦的人要去赴死,这次她是为了救大家!招娣终于像是下定大决心似的,说:

  “若男,我替你去炮楼!你告诉我要咋干?”

  若男心底一震,她也看着眼前的招娣,不禁佩服从前那个只知道忍气吞声挨骂挨打的姑娘竟然有了这样的勇气,可她缓缓地摇摇头,说:

  “我得自己去!招娣,这是我的使命!”

  招娣一脸疑惑,她不懂啥是使命。若男也紧紧握住招娣的手,接着说:

  “我必须去,为了我爹、为了大春哥、为了我的同胞……为了我的囡囡。”

  “囡囡?是那个女学生?是你发烧说糊话叫着的那个人?”招娣问,目光移向若男的心口。

  若男顺着她的目光也低头看向自己的心口,她从贴身的中衣口袋里取出那个手帕包、打开,她和囡囡的合影小照映入眼帘,若男久久地凝视着这张小照片。

  那时的她们正值豆蔻年华、相逢在上海的一所女子学校,她有幸和囡囡分到同一间宿舍。因何缘起相约去拍了这张小照,若男已经记不太清了。她只记得那个初秋的黄昏,夕阳斜照、暖暖的橙红色的光束照进窗户,正洒在倚靠窗户吹竹笛的囡囡身上。当时若男刚打完羽毛球回来,还带着一身运动后的兴奋与酣畅。她在门口看到披着一身霞光的囡囡优雅又忧愁地吹着一支短笛,立即惊呆了。她不敢移动也不敢出声,就站在门口屏息听着,那是迄今为止,她见过的最美的一幅画面。

  接下来的日子,她们从相识到相知、从懵懂到清晰、从彷徨到坚定……

  “她就是囡囡?长得真好看。”

  耳边响起招娣小心翼翼的声音,若男回神。

  “嗯,她就是囡囡,南京人。南方女子总是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若男越说声音越低。

  “若男,你说你要为她报仇,那她不是也……”招娣不敢再往下说。

  若男闭上眼睛、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飞机的轰炸声、男男女女的呼叫声以及孩子的哭喊声,身边的温度骤然升高,似乎她又在穿过一处处燃烧着的火堆,她被一只熟悉的手拉着拼命地往前跑,直到身后传来几声歇斯底里的日语嚣叫,她被那只手甩开、又被用力往前一推。

  “快跑!若男!快跑!别回头!”

  这是她听到的囡囡的最后一句话。她一直想回头看,可她不敢、她没有勇气,直到现在每每回想起来,她都对自己当时的懦弱懊悔不已。没有纠结多久,很快她就得到了她以为的惩罚,一把刺刀从她头上劈了下去。那力道带着强大的风声让她不由自主地偏头倾斜了身子,刺刀随即从她的肩膀划下直到腰际……如果不是囡囡强迫她穿上厚毛衣、呢子大衣和身后背着那个大包,她可能就要被一劈两半了吧。狂奔的惯性让她没有停下来,她继续跑着,直到又一枪托重重地击打在她脑后,当时一个念头甚至跃进脑中:终于不用再跑了,终于可以和囡囡一起了,好累啊……

  若男失声痛哭、失手滑落照片,她伸开两手捂住耳朵抱着头直挺挺地向后栽去。招娣见状立即扔了手里的针线扑卧在她身后,若男正倒进招娣怀中。

  “怨我怨我!又说错话了!”招娣懊恼地小声说。

  若男脸色灰白、牙关紧咬,她紧闭双眼、粗重地喘息着。此时的她还置身于战火硝烟中的南京城废墟里。她隐约听到身边的日本鬼子惨叫一声,随后她被一个人背起来踉跄地跑着,那个人身上有浓浓的血腥气,又或许是她自己脑后汩汩冒出的血的气味,她被呛得喘不上气睁不开眼。

  “囡囡,囡囡……我要回去找囡囡。”不知道是她说话声音太小,还是周围太吵,那个人没有反应也没有停下,随后若男就没了知觉。

  “若男回来,若男回来……”招娣怀里抱着若男轻轻摇着,就像小时候她受了惊吓她娘给她叫魂那样一遍一遍地唤着若男。她伸手拿过掉在炕上的那张白小照,仔细地看着。照片上两个小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青春美丽、正对着自己甜甜地笑。她从没见现在的若男那样开心地笑过,看照片上无忧无虑笑着的模样多招人喜欢呀。招娣叹一口气,依旧用若男的那块手帕包了照片塞进她贴身的中衣口袋里。

  腊月二十六一早,丁有龙带着三货四货出了门。下午,三人合力赶回两头猪回来。林家大院顿时热闹起来,前院里张厨子、一众伙计和无所事事的男人们大呼小叫地宰猪收拾,孙先生坐阵盯着。后院里丁有龙悄悄锁了院门,从暗道里一趟一趟地搬出了一箱箱炸药。招娣被若男安排坐在里院的门口放哨,她自己则照旧去戏楼的二层观察远处的炮楼。

  招娣手里心不在焉地绣着手里鞋垫上的花,一边从门缝里看着前院给那两头大猪开膛破肚的热闹场面,一边抬头去看二层的戏台。从她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若男,可她知道若男一定就在左边那根大柱子后面,她都能想到若男是个什么姿势。日头偏了,腊月里还刮着点西北风,戏台上没遮拦、穿堂风呼呼地一定很冷吧。她想再去灌个汤婆子,可若男特意嘱咐她在这儿盯着,她不敢走开。

  天渐渐暗了,前院灶房里飘来大锅炖肉的香味,这香味提醒招娣,年关到了还有几天就是正月了。可今年的年关不同往年,今年的年关真的是到了紧要关头,因为那个人要去赴死!那个刚刚走进她心里,让她觉得这世间还有温暖、这日子还有奔头的人就要去赴死了……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就见若男从二层戏楼匆匆下来直接回了西厢房屋里。随后丁有龙抱着一大包东西也跟了进去。

  招娣有些坐立不安,她不知道她能不能离开这儿、能不能跟进屋里。前院再一次热闹起来,开晚饭了,灶房做的是饸饹面汤,汤用的是熬了一下午的肉汤。招娣从门缝里往前院看,看到的是一群男人们每人捧着个冒着热气的大碗蹲在院子里嘬汤面的热闹场面。里面有她的男人林福全,那个前几天还被二贵追着打,从炕上打到炕下、从屋里打到屋外的男人,此时正兴高采烈、咧着大吃得欢实。

  招娣怔怔地看着,只觉得那个男人现在看起来那么地陌生和麻木。

  “招娣——”

  是若男在唤她,招娣立即回头。

  “招娣,进来。”

  若男站在屋门口朝她招手,招娣赶忙收拾手里的活计跑进屋里。她一进屋就看到炕上放着一块大红的绸缎面料,若男抖开说:

  “招娣,给我做一个坎肩吧。”

  “好啊!”招娣没多想就喜笑颜开地回答,这是若男第一次主动使唤她做事。

  “这颜色真喜庆!”招娣说。

  “是我爹爹给我备着成亲时用的……要快,三天能不能做好?”若男从黯然神伤里回归正题。

  “没问题!急着穿,我熬一宿就能做好。”招娣依旧兴奋地说。

  “那好,你给我量量吧。”

  若男说着递给招娣一卷皮尺,招娣接过皮尺刚要量,就见一直蹲在角落的丁有龙站起来。他从地上抱起一包东西,若男平伸开双臂,丁有龙小心地把那包东西打开,整理好绑在若男的腰上。那东西一根根的就像是过年时放的炮仗里的大麻雷子,招娣突然意识到,那个、那个就是炸药?她立即呆愣在原地。

  丁有龙绑好炸药,看了招娣一眼就出了屋子。

  “招娣,过来。你好好量一下,坎肩里面要做一圈暗兜,就在绑这些炸药的位置,我瘦、炸药又太重,怕出纰漏,大大说可以做个专门装炸药的坎肩,你还可以往坎肩里续点棉花,那样我穿在身上也看不出来腰上有东西……”

  若男自顾自地说着,招娣眼底早已湿成一片,她拿着皮尺木然地在若男肩上、腰际量着,绑在若男纤细腰上的那一圈炸药触目惊心。关于炸药,她听说过。那时她还没出阁,娘家的一个伯就是在开煤窑时出事让炸药炸死了,据说棺材里连个囫囵尸首都凑不齐全……就是这些大麻雷子一样的东西会把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儿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招娣边量边止不住地小声哭出声,若男心里也是一片苍凉。

  “招娣呀——”若男长长地叹了口气。

  “若男——若男——”招娣再也控制不住,她一头扑进若男怀里放声大哭。若男,我要怎么做才能留住你?我要怎么做才能留住你这条年轻鲜活的生命?

  招娣在若男的怀里蹭,若男一下子僵直了身子。

  “招娣!招娣!别动!这可是炸药啊!”若男厉声叫道。

  屋外等着的丁有龙立即蹿进屋里,看到屋里的情形,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个欠打的疯婆姨!等不到炸小鬼子,就得把你俩自个儿炸死咧!”

  丁有龙急得要去扒开招娣,可又不敢贸然动手。

  “我个姑奶奶!可不敢再乱动咧!”

  “招娣!听话!快松开!”若男捏着招娣的肩膀暗自用力。

  招娣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松开若男躲在炕边还是止不住地抽泣。丁有龙立即小心地解下招娣身上的炸药、抱着出了屋。一开门就愣住,门口站着的是已经疯癫的四,他不看丁有龙只怔怔地看着屋里的若男。

  “四……?”若男小声唤道。

  “哦,喜从天降咧?”四问得莫名其妙,随即看着丁有龙怀里的炸药。

  “嗯,喜事。”若男看着四懵懂的眼神也跟着莫名其妙地回答。

  丁有龙回过神来,他腾出一条胳膊故作亲热地揽住四叔的肩膀,说:

  “她们女娃儿量衣服,咱们老爷们看啥咧,走,走。”

  丁有龙推着四叔走了。

  “都量好了?”若男关上门、平复了一下心情问招娣。

  “嗯。”一边的招娣小声回答。

  “那就抓紧时间裁剪吧。”若男把一把剪刀放在那块大红缎面上。刚才这么一折腾,她的头又开始疼起来,若男脱鞋上炕重重歪倒在被子上。

  招娣把面料收到一边不再出声。屋子里安静下来,若男闭眼忍着头痛却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她一睁眼,正看到招娣端着一碗肉汤面坐在自己眼前。

  “你还没吃晚饭,伺候你吃了晚饭我就开始裁剪。”招娣说。

  “我现在吃不下。”若男扶着头说。招娣立即明白了若男的意思,她想了想说:

  “你先吃点儿……你吃下三大口,我就给你点上烟枪。”

  听到招娣像哄孩子那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若男有点愣怔,片刻之后她点点头说:

  “好。”

  招娣立即用碗里的大勺舀了满满一勺肉汤面伸到若男边。

  夜里,吸过大烟的若男终于安稳地睡去。招娣在油灯下赶制那件红坎肩,她缝一阵儿衣裳发一阵儿呆。以前她也跟着其他婆姨们给村里的老人做过寿衣,那都是积德攒福气的事,没人会推脱。现在她就觉得自己是在给若男做寿衣,不同的是这件寿衣的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现在还有血有肉的活在世上。最让她难以承受的是这个人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几天前她是多么欢欣雀跃地给若男绣鞋垫,此时此刻她就是多么痛彻心扉地给若男缝坎肩。

  招娣一宿没睡赶制坎肩,她想睡也睡不着。直到天有些蒙蒙亮了才有了一些困意,她和衣挨着若男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腊月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天,前院里都还消停。阄也抓了、架也打了、猪也杀了,整个院子里一天到晚弥漫着的肉香味冲淡了除夕就得给鬼子送女人的恐慌。若男的大红坎肩早已经做好,期间招娣让她上身试过,丁有龙还把炸药装进去试过,招娣改了两次,直到现在若男穿着已经非常合身,又因为她瘦、即使腰上围了一圈炸药,套上外面的棉袄也看不出来。

  腊月二十九晚饭后,孙先生边画图边和若男讲了炮楼里面一层的构造,再加上之前大春子给她画的内部结构图,若男都默记在心。夜里,若男斜倚在炕上、手里拿着那把竹笛不停地摩挲着。招娣默默地把绣好的那副鞋垫塞进炕下若男的鞋子里,然后坐在炕边看着若男。

  前院传来隐隐约约的吵闹声和哭喊声,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可奇怪的是这次没有小伙计进来报信。若男披衣下炕,招娣赶紧跟上。二人来到前院,居然站着满满一院子人,丁有龙孙墨海站在中间。围着的人们看到林家大小姐来了,都无声地让开一条路。若男走进去,环顾一周,问:

  “咋了?”

  丁有龙恨铁不成钢地冷哼一声:“一帮上不了席面的怂货!吃上喝上就吃顶上咧,又开始没事找事咧!”

  若男皱眉听着。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这些男人们就没有闲的时候,几个男人喝多咧就吓唬自家婆姨,说隔天就送她们去炮楼,女人们都给吓坏咧,又哭又闹的。”孙墨海说了事情的经过。

  若男沉默地看了看正低头抹泪的几个女人,她不由地想到招娣,回头一看,正迎上招娣看着自己的水汪汪的杏仁眼。若男随即垂了眼眸,她朝着那几个抹泪的女人们说:

  “都回去睡觉吧,别害怕,送炮楼的女人已经定下来了。”

  “谁?”人群里几个声音同时问出口。

  “我。”若男平静的声音回答。
阅读:338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