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 正月十五放烟火
+

二十 正月十五 约定

2020-11-09    作者:GQQ    来源:www.9969xs.net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
收藏《
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出乎若男的意料,四婶居然回来了,不仅回来了,手里还捧着小鬼子的“礼物”——一纸包印着日本字的糖块。四婶是正月初五孙墨海给炮楼送饭后,被孙墨海用小推车接回来的。每次孙墨海去炮楼送饭,丁有龙都会在大院门口等着他回来。这一次,丁有龙老远就看见孙先生推着上面坐着四婶的小推车艰难地挪着步子,他顾不上炮楼里时刻对着空地的枪管,跑出院子、去迎孙先生。

  丁有龙接过孙先生手里的推车,迈着大步迅速回了林家大院。一进院门就被人们团团围住,早有伙计通知了里院的若男,她和招娣也匆匆跑到了前院。若男仔细打量四婶,四婶还是穿着走时的那身棉衣裳,神色平静、双眼呆滞,手里捧着一纸包糖块。

  一旁的孙墨海说:“汉奸翻译叫把人接回来,说……正月十五叫再送过去,还说,还说……”

  孙墨海欲言又止说不出口。

  “还说啥咧?”丁有龙问。

  “还说,再送的时候换个年轻的……”

  孙墨海的声音已经低到听不清楚,让一个读书人传这样的话,孙先生羞臊到想撞墙,但是尊严早被小鬼子踩到地底下了。周围的人也都听明白了,若男嘱咐招娣送四婶回屋、要她好好照顾四婶,她和丁有龙孙墨海回了里院自己的西厢房。

  “老话早说咧,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还真是咧!”

  一关上屋门,丁有龙就苦笑着说。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丁管家、若男,给鬼子送饭的这些日子,我看明白、也想明白咧,若男说得对,豺狼入室、咱们不拿起棍棒赶走它们,那些牲口是不会主动走的。”孙墨海感叹道。

  若男怔怔地看着炕边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件大红缎面坎肩,没有出声。

  “若男,这事不是非你不可,你不用为这个事害怕犹豫,炸小鬼子咱们还有别的办法。”丁有龙看若男一直不说话就赶忙劝她。

  “大大,我不是害怕,更没啥可犹豫的,爹爹走了、大春哥走了……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可让我留的,我就是想到了以后,咱们炸了炮楼以后会咋样?”若男说。

  丁有龙和孙墨海都愣住了,他们还真没想那么多。是啊,他们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时间会在他们赴死那一刻停止,可是那些活着的人呢?

  “若男,你有啥办法?”孙墨海问。

  “……没有。”若男无力地摇摇头,用手无意识地摸着那件坎肩。

  夜里,若男的头疼再次袭来,她两手抱着脑袋里喊着“囡囡”,一直到那杆熟悉的烟枪凑到她的边。最后的一点意识在脑海里划过:我还能撑到正月十五么?

  夜里,沉醉在大烟迷幻中的若男听到后山传来隐隐的歌声:

  ……

  人人都说是咱们俩个好

  直到如今没开口

  妹妹有心你 我不敢

  拉不上那个话话

  招一招那个手

  第一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

  你爸爸打了我两呀么两烟袋

  

  三天呀不见哥哥的面

  拿起了针来穿不上个线

  第二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

  你妈妈劈头盖脸打了我两锅盖

  ……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苍老而凄凉。原本是一首俏皮的对唱情歌,却被他唱得婉转而忧伤。若男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招娣正在昏暗的油灯下绣着什么。

  “招娣,听到没有?有人在唱歌?”

  “是咧。”招娣抬头,也凝神静静地听着。

  若男的眼皮沉沉地,她闭上眼睛又昏睡过去。招娣看若男又闭上了眼睛,她凑过去把若男的两只脚捂在自己怀里,她无声地看着眼前睡着的这个人,叹口气又拿起了一边的那件坎肩、接着绣花。

  在若男的梦中,已经是春暖花开。她和她的囡囡手牵手奔跑在黄土高坡上,这是她们早就约好了要来的。囡囡是南方女子,听若男说她们家的大宅子是依山而建就好奇地厉害。现在她亲眼看到一望无际、沟壑纵深的黄土地就觉得造化的神奇。囡囡看到土崖边长着一串串桔红色的小果子,就捏了几颗放在了嘴里,随即立刻皱起了眉。

  “哎呀!好酸!”

  “你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怕有毒?”一旁的若男故作吃惊地说。

  “啊?呸、呸呸!”囡囡吓得赶紧往外吐。

  “逗你的,这是沙棘果,酸着呢!”若男一边也捏了几颗送进嘴里一边捂着嘴直笑。

  “好啊,若男你居然敢作弄我!”囡囡气恼地要去捶若男,若男早已轻巧地躲开跑远。两人像两只蝴蝶一般徜徉在平坦广阔的黄土高原上。

  ……

  人人都说是咱们俩个好

  直到如今没开口

  妹妹有心你 我不敢

  拉不上那个话话

  招一招那个手

  ……

  “若男,你听,对面有人在唱歌呢!”囡囡停下来说。

  若男也停下脚步,她手搭凉棚看向对面。对面的土崖上一男一女正互相搀扶着边走边唱。

  对面的两人一人一句接着唱道:

  “第一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

  你爸爸打了我两呀么两烟袋

  

  三天呀不见哥哥的面

  拿起了针来穿不上个线

  第二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

  你妈妈劈头盖脸打了我两锅盖

  ……”

  “是四四婶!”若男说,她兴奋地冲对面的两人使劲招手。

  “四四婶——”若男边挥手边喊道。

  对面的人听到呼喊、停下来看向她,待到认出她后,四喊道:

  “真的会喜从天降咧?”

  “会的——我保证——”若男把两手放在嘴边,用力回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咧——

  人人都说是咱们俩个好

  直到如今没开口……”

  四听了,裂开嘴笑了。他又唱起来,边唱边拉着四婶的手走远了。

  “四,你们去哪儿?”若男喊道,可是对面的两人像没有听到一样越走越远。

  “四叔,你们到底去哪儿?”若男着急地又问了一遍。

  “若男,别急,我去找他们。”一旁的囡囡扯扯她的袖子劝道。

  “不行!你不能走!囡囡,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若男立即攥紧囡囡的手腕。

  “我帮你去找他们,我去去就回。”囡囡却甩开她的手,向着土崖跳了下去。

  “囡囡——囡囡——”若男惊得失声尖叫。她趴到崖边往下看、却什么也看不到。

  “囡囡——”若男声嘶力竭地喊道。

  炕上的招娣一骨碌坐了起来,油灯已经灭了。暗中,若男带着哭腔的呼喊划破了寂静。招娣利索地划了一根洋火点着油灯,她把油灯凑到若男跟前,就见她满脸通红正抱着头喊着那个人的名字。招娣把手放在若男的额头,又是滚烫。招娣重重叹了一口气,下炕烧水煎药,随后又拿出了那杆烟枪……

  若男清醒过来已经到了正月初八,她的这个梦做得太长久太煎熬。在梦里她又一次失去了囡囡,她游走在黄土高原的各个角落,却遍寻不着囡囡的踪影。鞋子走丢了、嗓子喊哑了,脑后和背上的伤疼得像是又受到了一次重创,筋疲力尽的感觉是那般的真实……

  “若男回来——若男回来——”

  寂静的夜里,招娣怀抱着已经昏迷了几天的若男轻声招着魂。怀里的人明明已经退烧,可是却迟迟不肯醒来……也是,醒过来作啥?再去奔赴现实中的死?招娣宁愿若男就这么永远昏迷不醒,舍生取义的事她可以替若男去做,只要这个人能活着就好。

  “若男回来——若男回来——”招娣木然地唤着。

  “招娣……”若男徐徐睁开眼睛,她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着面前的人问:“怎么脸上湿湿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招娣看着醒过来的若男先是惊喜,随即又悲从中来,她把脸埋进若男的颈窝泣不成声:

  “你、你……你为啥要醒过来?若男,你为啥要醒过来呀……呜呜……”

  若男苦笑着回答:“我也不想醒呢,可是哪里都找不到囡囡啊……”

  黎明前的暗中,在北方山沟里的一座院落里,两个无助的姑娘依偎在一起默默流泪。天上的月亮似乎也不忍心再看下去躲在了云彩后面,只等到太阳一露头它就立刻消失。

  第二天是个艳阳天,大中午招娣搬了把椅子放在院里,她把若男扶到椅子边儿坐下让若男晒会儿太阳。若男看向戏楼下的大屋,丁有龙正带着几个林家伙计在熟悉擦拭那几杆毛瑟步枪。枪是她爷爷留下的,那几个伙计是没爹没妈从小在林家长大的,他们得知林家大小姐要主动去炮楼后,也纷纷表示要和鬼子拼了。于是丁有龙和孙墨海商量着把枪给到他们手里、教会他们使枪,万一没炸成炮楼也好留个补救的后手。

  在若男昏迷的那几天里,丁有龙和招娣的心情一样,甚至有些庆幸,他也希望若男能够一直昏迷到出了正月,那样他就抱了炸药自己去闯炮楼……孙墨海也一改往日的虚弱与老迈,他把棉长衫的前摆别进腰间的带里,和几个伙计一起摆弄着步枪。

  若男移回目光,她慵懒地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想最后再好好闻闻人世间太阳的味道。招娣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她旁边忙着手里的活计。

  “招娣,怎么没去看看四婶?”若男突然想到什么睁开眼睛问。

  “若男……初五夜里,咱们不是听到后山上有人唱歌?第二天白天就再也找不着四叔四婶咧。”招娣小声说。

  若男缓缓闭上眼睛,在心里叹口气。难怪啊,原来那天夜里,在她的梦中四叔四婶是来和她告别的,四叔还特意要了她的保证……放心吧四叔四婶,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若男在心里暗自发誓。

  院子里安静极了。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若男觉得她都要融化在这片温暖中。

  “饿不?若男,你早上就没咋吃东西。”

  招娣的询问打破了寂静,若男睁开眼睛看她,才注意到她手里拿的东西眼熟。

  “你在绣什么?”若男问。

  招娣犹豫了一下,摊开手里的东西,正是那件赶制出来的大红坎肩。原来招娣在坎肩的前胸上绣了一朵娇艳的粉色大牡丹花,看着未完成的牡丹花,若男愣在原地。招娣看她不言语,又低头接着绣起来。若男回神,说:

  “别绣了,不值当的。招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穿这坎肩是要作啥?”

  招娣低着头就像没听见一般,照旧绣着。

  “真别绣了,白天晚上的绣,眼睛都熬坏了。不值当的,最后还不是要……”

  “那我还能干啥?”招娣粗暴地大声打断若男,眼泪夺眶而出,“那我还能干啥呀!”

  招娣哭着跑进了屋里,若男看着她咣啷一声关上门。一直以来,招娣都是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从没有违逆过她、更没有冲她大声说过话。若男的脑后又开始隐隐作痛,她有些踉跄地回了屋子。若男刚关上门,招娣就扑到了她身后。

  “若男,怎么办?该怎么办?我这么一天天地熬煎着,心口都要疼碎咧!”招娣趴在若男背上、两手环着她的腰,强咽下自己的泪、抽泣着说。

  该怎么办?若男也不知道,她只盼着正月十五快点来,她的身心也快要熬不住了。脑后的钝痛越来越强烈、耳边传来阵阵轰鸣。

  “若男快跑!不要回头!”

  “太窝囊……我死得太窝囊咧……”

  “真的能喜从天降?你保证?”

  ……

  囡囡、大春哥和四叔的声音在若男耳边不断回响,她的身子摇摇欲坠。招娣只觉得怀里的人抖得厉害、还往下滑溜。若男头痛欲裂,她一下一下地用头撞着门板,招娣惊得赶紧用手护住她的头,任凭自己的手被一次次撞向门板。

  “头又疼咧?若男?”招娣问,可得不到回应。

  招娣依旧从身后抱着若男,费力地把她拖到炕上,扯过被子把她紧紧裹住。招娣点了烟枪伸到若男嘴边,若男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看着若男依旧年轻的面容,招娣不禁想起了她娘家村里的一个小脚奶奶,那时她才十多岁,被叫去给老人赶制寿衣。招娣亲眼见到了老人家最后几天的熬煎,和眼前的若男多像啊……

  招娣猛然回神、恨不得抽自己嘴巴,那个奶奶活多大?她的若男才多大?咋能想一块儿去咧?

  “呸呸呸!”招娣为自己这个不吉利的想法赶紧做着补救。

  若男醒后,两人再没说过话。若男看招娣还在绣着那朵大牡丹花,她不忍心再阻拦。几天来,眼前的招娣浑身上下都流露着内心的凄惶,干活丢三落四、做针线活针总是扎破手。这凄惶让她成了惊弓之鸟,心烦意、无所适从。

  也是啊,除了绣花她还能做什么呢?若男只得闭上眼睛、选择视而不见。她在心里把和大大、先生合计的事过了一遍又一遍,可千万不能出错呀!

  尽管招娣特意放慢了速度、极其细致地绣着那多牡丹花,可十来天的工夫也还是绣好了。她把坎肩放到若男手里,若男轻轻抚摸着那朵栩栩如生的粉色牡丹花,心里百感交集。

  “谢谢你,招娣。”若男说着脱下棉袄套上了那件坎肩。

  招娣没有说话,只是帮着若男系好扣子、撑展前后襟。因为预留出装炸药的尺寸,坎肩在若男身上显得很宽松,那朵艳丽的粉色牡丹花把她的脸也映衬得粉粉嫩嫩的,招娣看得竟有些呆了。一直以来她看到的都是若男的病容,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人才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的样子。

  “对不起……招娣。”若男迟疑地说。

  “为啥要和我说对不起?”你怎么会对不起我?招娣看着若男不解地问。

  若男手指摩挲着胸前的牡丹花说:

  “这么漂亮的绣花,我却要穿着它去……”

  “你是要去做大事咧!你是要舍生取义救大伙儿咧……我懂。”招娣打断若男,她听不得她亲口说出那句话。

  若男却神情复杂地看着招娣。

  “咋咧?”招娣被若男看得心慌。

  “也许……我那么做了,并不是救大伙儿呢?”

  “就是!四婶去炮楼是为了救咱们女人,你去炮楼是为了救全村人!我懂。”招娣坚定地说。

  若男忧心忡忡地看着招娣,随即靠近了她,把嘴贴到她的耳边耳语一阵。这是若男在清醒时第二次主动地亲近她,第一次是给她扎耳洞。招娣贪若男身上的气息,她不由地闭上眼睛深深嗅着,以至于没有留意若男说了些啥。

  “啥?你再说一遍。”招娣恍惚间问道。

  若男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啥、啥叫报复性屠村?”招娣学舌地问。

  “……就是我们炸死了小鬼子,鬼子出于报复,可能还会派更多的鬼子来杀掉活着的村里人。”犹豫再三,若男还是说了出来。

  “啊?”招娣的眼睛里立即现出惊恐。

  “但是……也有可能不会的。”看着惊恐的招娣,若男心里一阵阵不忍。

  招娣努力把心底的恐惧隐去,她看着近在眼前、有血有肉依旧真实的若男,清澈的眸子里映出的是那个平凡的自己。

  “反正都是一个死,我一个人多活几天有啥意思!”招娣紧紧盯着若男,眼睛湿润起来。

  “不!招娣,只要有生的希望就要活下去!替我活下去!”

  若男说着上炕从炕柜里取出那支毛瑟手枪交到招娣手里,她绕到招娣身后环着她手把手教她怎么开保险、怎么瞄准、怎么击、怎么上子弹。

  “都记住了?”若男问,怀里的招娣点点头。

  若男想让招娣发誓要活下去,可自己也觉得太过艰难,她在心里叹口气。招娣靠在若男怀里,两人的手交叠着握着那支手枪,招娣垂下头轻声说:

  “若男……下辈子我们在一起,行不行?”

  若男一怔,片刻后说:“嗯。”

  她不忍心拒绝这个姑娘唯一的一个念想。
阅读:402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找小说请留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总站]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电脑版】  【回到顶部】